经济 电子图书

第5章 科学革命:对科学革命的首次承认 - 来自《科学中的革命》

许多历史学家,其中包括罗杰·B.梅里曼(1938),H.R.特雷弗-罗伯(1959),E.霍布斯鲍姆(1954),以及J.M.古利姆特(1975)等,已经注意到了17世纪中叶在欧洲的不同地区——美国,法国,荷兰,加泰罗尼亚,葡萄牙,那不勒斯以及其他一些地方——几乎同时发生的起义、暴动或革命。显然,这是一个充满了危机和不稳定因素的时期,并且,看起来似乎存在着一种普遍的革命,而不同地区所发生的事件只不过是这一革命特定的表现形式。那时,正如特雷弗-罗琅所指出的那样,存在着一种“普遍的危机”,这对于当时思维敏捷的人来说是显而易见的。led3年1月25日,杰里迈亚·惠特克在众议院……去看看

如何把信送给加西亚(作者:安德鲁·罗文) - 来自《致加西亚的信》

   2009/10/01
人们在做事情时,常常会受到批评、中伤和误解。从某种意义来说是对那些伟大杰出的人物的一种惩罚。当然,杰出无须证明。证明自己杰出的最有力证据就是能够容忍漫骂而不去报复他人--自己种下分歧的种子,必会自食其果。   因为有了这位英雄,阿尔伯特·哈伯德才创作了不朽的名作《致加西亚的信》。   让我们通过这部作品获取一种进取心,在这种追求中获得一种动力。我们自己即使付出再多的代价,为了国家也在所不惜。——哈里斯   "到哪里能找到把信送给加西亚的人?"美国总统麦金莱问情报局长阿瑟·瓦格纳上校。上校迅速答道……去看看

第四章 诱鸣放 “引蛇出洞” - 来自《阳谋》

「整风」是叫人民给共产党提意见,纯政治性的,而「双百」里的「鸣放」是学术、艺术性的,是谁把它们搅和到一起的呢?毛泽东在将百万知识份子打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份子」之后说是右派们搞的:   「鸣放是我们发明的。……我们去年在这里讲百花齐放……是限于文学艺术上的百花齐放,学术上是百家争鸣,就不涉及政治。后头右派他需要涉及政治,就是甚么问题都叫鸣放,叫做鸣放时期,而且要大鸣大放……」(注1:一九五七年十月十三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   这完全不是事实。事实是: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中的「鸣」、「……去看看

第九章 微软在中国 - 来自《挑战微软霸权》

一、微软中国研究院:微软要什么?     只要是动的,就是微软的猎物。——比尔·盖茨   比尔肯定喜欢上了清华大学报告厅。他知道这是中国最著名的理工科大学,这里的孩子们肯定和麻省理工学院 的那些小子们一样天赋不凡。前一年,他在中国上海的复旦大学同样感受到那年轻热情的智慧。并且,比尔那 双看起来并不怎么睿智的眼睛透过这帮淳朴的脸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吸引:那是一个怎样广阔的市场啊?国际数 据公司(IDC)预测,直到2002年,中国的PC机每年都要增长29%,那时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二大PC机市场。那么 在这些机器中运行的软件是什么。……去看看

和蒋经国相处的日子 - 来自《蒋经国自述》

薛汕   洪都邂逅   “蒋经国同志!”   我以前曾经这样当面称呼过,期待以后仍有一天作这样的称呼。但这毕竟已成为永远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了。   我们党的领导人称他为“蒋经国先生”了。这就有条件,也有基础,更有可能让我称他为“蒋经国同志”。这话怎么说明?在爱国主义大义面前,曾经这样相处过;仍然在爱国主义大义面前,也有可能再度相处。在这里,让我回到曾经这么称呼他的岁月。   我少时读到王勃的《滕王阁序》,那“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名句,老在脑海里回响着。因此,当我一脚踏上“洪都故郡”的时候,即使当……去看看

第六十三章 老传教士的遗嘱 - 来自《停滞的帝国》

   2009/10/01
第五部分 峰回路转,希望复萌(1793年11月-1794年9月)   子日: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不能以礼让为国,如礼何?——孔子,《论语》   中国人对皇帝说:您是我们的父母,有了您我们才能活着,有了您我们才有今天。请您再次龙恩天开,了解我们的不幸,看看我们所不敢向您说的情况,救救我们吧!——钱德明神父,1774年   人是有感觉,能思索,会考虑,并在地球表面目由行走的动物。——《百科全书》,词条《人》,1751年第六十三章 老传教士的遗嘱(1793年11月9日-10日)  马戛尔尼在修改他第一份由敦达斯转交国王的报告时,就已经认真重读过钱德明神父的来信……去看看

第三章 理性被禁锢时代(中古时代) - 来自《思想自由史》

宽容令发布后约十年,君士坦丁大帝就采行基督教。由这重大的决议就使一千年中理性受着束缚,思想被奴役,而知识无进步。基督教被禁止的二百年中,基督教徒都主张宽容,他们的理由是:宗教信仰应该是自愿的,而非可以强制的事。及至他们的信仰成了有势力的教条,又有国家的势力作其后盾,他们就舍弃这种见解了。他们极力企图将人们对于宇宙神秘的意见造成完全的一致,并采取一种切实的压迫思想的政策。罗马诸帝和政府的采取这种政策,一半是由政治的动机;恐怕宗教的派别分歧,对于罗马的统一不利。但根本的原因是在“只有在基督教会里才得救渡(Sa……去看看

43 “你真准备和我一起下地狱吗?” - 来自《国家公诉》

叶子菁走到前车门旁,马上透过半开着的车窗看到了一幅在电影电视里才见过的画面:苏阿福腰间束着一圈矿用炸药和电雷管,握着一支土制仿六四式手枪瞄着车窗外的她。苏阿福此刻显然处于高度紧张中,一头一脸的汗水,半个上身趴在方向盘上,把握方向盘的那只手在索索发抖。目光和她相撞的一瞬间,苏阿福本能地把枪口抬高了,叶子菁真担心枪会走火,如果走火,这粒子弹将击中她的脑门。   叶子菁镇定地和苏阿福商量:“苏老板,你看这车是你开还是我开啊?”   苏阿福有些意外,怔了一下,问:“你开?叶检,你也会开车吗?”   叶子菁笑了笑,“当然会开……去看看

第五章 同壕挥戈 - 来自《铁血卫队》

●大丑闻●卑鄙的谎言●“总理”巧舌如的口才第一节 叛逆保安处独揽情报工作的垄断地位是以一个条件为前提的:它任何时候不得干预党内的事务。按照规定的框框,保安处是对敌的情报机构,这就是说,它的任务是侦查党内的敌对分子,但不得过问党的内部问题。那么保安处的另一新开辟的活动领域就引起了一种势力的猜疑,对保安处来说,这种势力远比国防军危险:党的猜疑。正如国外保安处破坏了卡纳里斯贝斯特协议条文的规定一样,国内保安处的新工作也向未形成条文的协议精神挑战,因为这条协议从党的总管鲁道夫·赫斯宣布保安处是纳粹党唯一……去看看

第一部分 第七章 商业的发生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由于农业的发明,人的享受多样化了,为时既久,人也就习惯于这些享受,并因此成为一种需要。随着人们的不同的嗜好,这种需要是各式各样的,并因此生产这些享受品的劳动也同样有各式各样的。这个人善于种谷类,另一个人善于种豆类,第三个人种果树,第四个人种蔬菜,如此等等。农田耕作本身要求农具的制造,而制造这些器具的技术又各个人不同,于是有些人积存的器具多些,而另一个人,由于缺乏必要的训练不能同样熟练地制造,对这些器具就感到缺乏;因为一般地说,一个人比别人训练得多些,这个人的工作就要比别人好些,而每一个人所造成的产品,对于全体来说,或……去看看

第三章 危机的剖析 - 来自《自由选择》

   2009/10/01
1929年中开始的那次经济萧条,对美国来说,是一次空前规模的灾难。在1933年,经济降到最低点之前,以美元计算的国民收入减少了一半。总产量下降了三分之一,失业人数上升到劳动力总人数的25%这一空前水平。这次萧条对于世界其他地方也是一场灾难。萧条逐渐扩及到其他国家,各国的产量下降,失业人数增加,人民遭受饥饿和苦难。在德国,萧条帮助了希特勒上台,铺平了走向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道路。在日本,它加强了那个立志要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军人集团。在中国,它导致了货币改革,这种改革最后加速了恶性通货膨胀,注定了蒋介石政权垮台的命运,使共产……去看看

第九章 再不迷失方向——走出绝境 - 来自《全球化陷阱》

   2009/10/01
“只有在国际技术统治所偏爱的领域即经济科学领域对国际技术统治提出挑战,并同国际技术统治所利用的支离破碎的知识针锋相对地提出一种更为重视这些技术统治所面对的人和现实的知识,我们才能有效地克服国际技术统治。”——法兰西学院教授皮埃尔·博迪1995年12月12日在巴黎里昂火车站对罢工者的讲话   民主能承受多少市场?几年前,追问这一问题还显得是多余的。终究是在西方的民主社会中,市场经济明显地使更多的人过上了没有太大的物质忧虑的生活。市场加民主,这是胜利者的公式,它最终迫使东方的政党专制不得不就范。   但……去看看

第08章 1927年的武汉:考验和分水岭 - 来自《宋庆龄》

   2009/10/01
宋庆龄和其他先遣人员的队伍于1926年12月10日到达武汉。为了欢迎他们,举行了有15万人参加的一次游行示威、一次隆重的宴会和一次阅兵典礼。这些活动的规模都是同一个国家的首都和一次大革命的中心地相适应的,而这一点也正是这些活动所要显示的含义。   三天以后,在一次由已到武汉的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和国民政府委员联合召开的紧急会议上,宋庆龄被选入由五人组成的一个委员会(“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及国民政府委员临时联席会议”)。这个委员会将在其他党政领导成员到达武汉之前,行使党政最高权力。这样做是为了确认广州……去看看

三 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军事领导人 - 来自《周恩来传》

周恩来早年立志救国,在中学时期就开始注意军事问题。他在天津时和同学们发起成立敬业乐群会,当时就曾经在会中设立“军事研究团”。他发起组织国防演说会,请人讲“军舰——炮台——陆路”,引导青年学习军事知识。旅欧时期,他领导的中共旅欧支部中专门设立了军事部,这是当时中共中央和其他地方党组织都没有的。他很赞成德国革命家卢森堡提出的“我们要无军队,便不能革命”的主张,认为“这都是见到之语”。1922年,他发表《评胡适的‘努力’》一文,批判胡适所谓建立“好人政府”的主张,认为“都是些不落实际的废话”,在中国,“以为在世……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