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电子图书

第廿三首 - 来自《神曲》

但丁与维吉尔的逃离我们默不作声,无人作伴,单独前行,一个在前,另一个殿后,就像低级修士在街上行进。由于方才的争斗为我目睹,我联想起那个伊索寓言,其中谈到青蛙和老鼠;“如今”和“现在”这两个词不比这件事与那件事更为相似,倘若把两件事的开头与结尾作一番仔细的对比。正如一种想法从另一种想法迸发出来,这种想法又使另一种想法随之产生,我最初的恐惧也由此倍增。我这样想道:“这两个魔鬼遭到嘲弄,又受到伤损,原因都在我们,我相信,他们定会恼怒万分,倘若怒气加在恶意上边,他们就会从后面紧追猛赶,会比猎狗对……去看看

中国哲学简史 第二十章 - 来自《中国哲学简史》

新道家:主情派  在《庄子注》中,向秀与郭象对于具有超越事物差别之心,“弃彼任我”而生的人,作出了理论的解释。这种人的品格,正是中国的人叫做“风流”的本质。“风流”和浪漫精神  为了理解“风流”,我们就要转回到《世说新语》(简称《世说》)上。这部书是刘义庆(403—444年)撰,刘峻(463—521年)作注。魏晋的新道家和他们的佛教朋友,以“清谈”出名。清谈的艺术在于,将最精粹的思想,通常就是道家思想,用最精粹的语言,最简洁的语句,表达出来,所以它是很有讲究的,只能在智力水平相当高的朋友之间进行,被人认为是一种最精妙的智力活……去看看

第二章 白太阳与红太阳 - 来自《南京大屠杀》

国军的将领们松江失守!昆山失守!上海失守!打了三个月的沪淞会战以国民党军的全线溃退而告终。败下阵来的国军们四散逃命。被炮火和弹雨打得破破烂烂的青天白日旗,在寒风中悲泣,失了血的白太阳更加苍白了。散兵们蜂拥般地沿着沪宁线撤退、撤退,撤到了离上海六百里的首都南京!高举着红色的太阳旗,日军不停地追击。两个太阳朝着一个方向运动。南京危急!蒋介石立即召集他的高级幕僚研究对策。一阵由远而近的飞机尖叫声响过后,紧接着是不断的爆炸声。城内不知什么地方又挨日机的炸弹了,这座坚固而美丽的楼房也有些微微震动。八月份以来……去看看

5-04 不足的幻觉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这是第四个幻觉不足的存在它生自第三个幻觉,因为没有分离的想法,不足的概念便无法支撑。如果只有一件东西,而那一件东西即一切万有,就不可能有任何一种不足,因为那一件东西便是每件东西,故此……它是自给自足的。这是神的本质的一个声明。可是,这并非人类的经验,因为人类想像他们自己是与神分离的,并且彼此也是分离的。然而,神是所有的一切,也没有人是与神分离的。所以,人类并非、也不可能彼此分离。这是人类本质的一个声明。然而若就下结论说,分离的想法是个“坏想法”,它无法让你们达到你们的目的,那也并不正确。事实上,分离的想法其……去看看

第二部分 进步的希望 第一章 政治道德 - 来自《政治中的人性》

   2009/12/27
在前几章里,我论证说,政治学的效能,也就是预测各种政治原因的结果的力量,很可能会增强。我用两个事实作为我的论证的基础。第一,现代心理学向我们提供的人性概念比与传统的英国政治学相联系的人性概念真实得多,尽管也复杂得多;第二,在自然科学的影响和范例下,政治思想家们已经开始在他们的讨论和调查研究中使用量的而不仅仅是质的语言和方法,因此既能更充分地说明问题,又能更近似准确地解答问题。  在论证中,没有必要问政治学中这种改进会在什么程度上影响政治史的实际进程。发现真理的最好方法,无论人民群众信与不信,终归是最好的……去看看

第七章 论依靠他人的武力或者由于幸运而取得的新君主国 - 来自《君主论》

   2009/12/25
那些光靠幸运,从平民崛起成为君主的人们,在发迹时并不很辛苦劳瘁,但是保持其地位时就很辛苦劳瘁了。当他们在途中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困难,因为他们是在那里飞翔。可是等到他们落脚之后,一切困难就应运而生了。那些依靠金钱或者由于他人的恩惠赐与而获得某一国家的人们就是这样的人。在希腊的伊奥尼亚和赫莱斯蓬等城市,就有许多这样的事例。在这些城市里,他们是由大流士立为君主的,为的是使他们为着大流士的安全和荣誉而保有这些城市。还有那些依靠收买军队,从平民跃登宝座的皇帝们亦复如此。  这些统治者都是单纯依靠别人承认自……去看看

32 和平演变——“打一场无硝烟的世界大战”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一九八九年上半年在中国发生的政治风波,曾经使中国的党和和国家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九月,当邓小平提出辞去军委主席职务的时候,苏联以及东欧的一些社会主义国家正处于剧烈的动荡之中。  一九八九年九月四日,邓小平说,国际局势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社会主义国家动乱。东欧、苏联乱,我看是不可避免,至于乱到什么程度,现在不好预料。帝国主义肯定想要社会主义国家变质。现在的问题不是苏联的旗帜倒不倒,苏联肯定要乱,而是中国的旗帜倒不倒。发达国家会对我们的戒心与日俱增大。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友好往来。朋友还要交,但……去看看

第八章 克服困难 - 来自《富爸爸·穷爸爸》

   2009/10/01
人们经过学习,掌握了财务知识,但在通向财务自由的道路上仍面临着许多障碍。我们知道,资产项目可以产生大量的现金流,使人们自由地过上梦想中的生活,而不必整天为了生计忙碌工作,仅掌握财务知识的人很多时候仍然不能拥有充裕的资产项目,其主要原因有五个:1.恐惧心理;2.愤世嫉俗;3.懒惰;4.不良习惯;5.自负。   原因之一:对可能损失金钱的畏惧心理。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喜欢损失金钱的人,但在我的一生中,也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位从未损失过金钱的富人。可我曾经遇到过许多从未损失过一毫的穷人——我是说在投资活动中。   对损失金钱的恐惧……去看看

第二章 经济领域的划分 - 来自《第四产业论》

人类的社会发展史上,有那么多的学者往往是用毕生精力研究经济运行的规律,其杰出的代表有如英国的亚当。斯密、德国的卡尔。马克思、英国的凯恩斯等,通过他们不倦的探索,极大的丰富了经济学本身,为人类留下了宝贵的精神文明财富。   为了说明中国的经济运行规律,有必要对作为一个整体的中国社会主义经济作一个定性的分类。   根据我的观察,现在世界上流行的把某一国的经济定性为市场经济或非市场经济的非此即彼的两种类型的方法是不恰当的。可以说,象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描述的纯粹的市场经济是不存在的。纯粹的计划经……去看看

第廿一章 民事和刑事诉讼程序(上) - 来自《法律的经济分析》

   2009/10/01
21.1诉讼程序的经济目标;正当程序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诉讼制度的目的就是要使两类成本之和最小化。第一类成本是错误的司法判决的成本(cost o1erro-neous judicial decision)。假设某一类事故的预期成本是100美元,而潜在加害人避免事故的成本是90美元(我们假定受害人避免事故的成本高于100美元)。如果潜在加害人受制于过失或严格责任标准,而且假设这一标准能得到准确的执行,那么他就会去避免这一事故。但假如在事故案中以下情况的几率为15%,即加害人可能希望由诉讼制度造成的错误性事实判断而规避责任。那么,加害人的预期事故成本……去看看

07 - 来自《追日》

赵友和布风陪着副省长符征和市委书记王晓视察了市容市貌。   根据符征的建议,不要警车也不要小车。一辆面包车就够了。省市县三级领导,加上秘书和随员,一辆车也够了。符征说我们下来一回也不容易,就是要多看多听多交流,要不就成了官样文章了,大家都不实惠。   符征一说,其余的谁还讨没趣?金全和朱成原先拟好的行动方案整个地废了。他们几天几夜准备的书面汇报一摞子送给王晓,王晓接了就交给秘书了。送给符征时,符征说,是小说还是报告文学?要不是文学作品我哪有时间看这么多?弄得金全和朱成一个个面红耳赤。好在赵友打圆场说,两个……去看看

第十二章 推进政治改革 - 来自《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

只搞经济体制改革,不搞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也搞不通,因为首先遇到人的障碍。事情要人来做,你提倡放权,他那里收权,你有什么办法?从这个角度讲,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改革。—— 邓小平 我国20多年来之所以发生了巨大的积极变化,其根本原因就是进行了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打破了计划经济的体制障碍和僵化的意识形态禁锢,在很大程度上激发了人们长期以来被压抑的生命活力与创造性,从而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但是,由于未能在进行经济改革的过程中,适时启动政治改革,致使权力腐败现象愈演愈烈,社会不公……去看看

第六篇 第三章 进攻和防御在战略范围的比较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首先我们要问:在战略上有利于取得成果的因素是什么?   在战略范围是不存在胜利这个概念的。所谓战略的成果,一方面是指为战术胜利做好有效的准备(这种准备越充分,战斗中的胜利就越有把握),另一方面是指利用战术上已取得的胜利。会战胜利以后,战略成果表现在能够通过各种安排使会战的胜利产生更多的效果,它能够从敌军那里夺取更多的战利品,对于那些在会战中费尽力量也只能一点一点取得的东西,它能够大批大批地取得。能导致这种成果或使这种成果容易取得的主要条件,也就是在战略上起作用的主要因素有:   (1)地利;   (2)出敌不意(或者……去看看

三 永动机患者 - 来自《自由人心路》

这是我第一篇被发表的文字,先发在《今天》。后来北岛调到《新观察》杂志,又发了一次,因此也成了我在官方出版物上发表的第一篇文字。小说中所写“永动机患者”是我在上大学期间遇到的真人。永动机患者丽丽滑溜溜的手指在我鼻尖上拧了一下。“为什么不看我!”她干了半个小时厨房的活,似乎我就该瞻仰她。我有模有样地看她一眼,算是完成任务,目光又回到模型上。她一把抢走模型,猫一样蜷到对面屋角的沙发上,拢圆了红花果似的嘴唇。“我砸了你这个臭破烂!”她把模型斜举在头顶,狡猾地盯着我。在深橙色的灯光中,我看她几秒钟,伸平干燥发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