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材料翔丰富,许多是从对幸存者和目击者的访谈中得到的第一手资料,还有从历史档案中发掘的权威资料。现在已出版的《拉贝日记》就是在她的寻访和促成下公诸于世的。 这是一本完整、全面了解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和前因后果的权威著作。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章 同壕挥戈 - 来自《铁血卫队》

●大丑闻●卑鄙的谎言●“总理”巧舌如的口才第一节 叛逆保安处独揽情报工作的垄断地位是以一个条件为前提的:它任何时候不得干预党内的事务。按照规定的框框,保安处是对敌的情报机构,这就是说,它的任务是侦查党内的敌对分子,但不得过问党的内部问题。那么保安处的另一新开辟的活动领域就引起了一种势力的猜疑,对保安处来说,这种势力远比国防军危险:党的猜疑。正如国外保安处破坏了卡纳里斯贝斯特协议条文的规定一样,国内保安处的新工作也向未形成条文的协议精神挑战,因为这条协议从党的总管鲁道夫·赫斯宣布保安处是纳粹党唯一……去看看

第四次十字军战争 - 来自《十字军的战争》

1198年,初登大位的罗马教皇英诺森三世(见右图)号召发动新的十字军战争(英诺森三世出身于意大利孔蒂家族,据说这个家族至今为教会贡献了九位教皇),但是君主们并没把教皇的“圣谕”当盘儿菜。 当时英国和法国这一对老冤家彼此正打的死去活来的;德国人早就看不惯教皇的颐指气使,此时也正热衷于抢夺教皇手里的权力;而且,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的失败,也使西欧的君主们丧失了对穆斯林再一次发动战争的兴趣。  然而事情的发展在1199年出现了转机。法国中北部纽利的一位教士富尔克的一次绘声绘色的布道演讲,使聆听演讲的基督徒热情……去看看

第三篇 续前篇内容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为《独立日报》撰写第三篇(杰伊)致纽约州人民:  任何国家的人民(如果说象美国人一样聪明而见多识广),很少会接受而且多年来不断坚持一种与自己的利益有关的错误意见,这已不是什么新的看法了。考虑到这一点,自然会使人们尊重美国人民长期以来一致持有的高见:那就是不断牢固地团结在一个被授予足够权力来达到所有一般性和全国性目的的联邦政府下面,是非常重要的。  我愈是细心考虑和研究产生这种意见的种种理由,我就愈是相信这些理由是中肯而无庸争论的。  在一个明智而自由的人民认为必须注意的许多事物当中,为自己提供安全看……去看看

第15章 - 来自《英雄出世》

王三顺再没想到自己的主子边义夫一夜之间便成了督府,哆哆嗦嗦进了前朝的知府衙门——新朝的督府衙门后,手脚都不知该往哪儿放。   待得边义夫身边没了人,王三顺正想问边义夫:这革命是不是就像做梦?   不料,未待他开口,边义夫把门一关,倒先开了口,恍恍惚惚地问他:“三顺,你说,咱是不是在做梦呀?几日前咱还是一副丧家犬的模样,这一下子就……就督府了,连毕大人、钱管带,还……还有霞姑奶奶和李二爷他们,都在咱手底下,是真的么?”   王三顺逮着自己的大腿掐了半天,掐得很疼,才向边义夫证实道:“边爷,不是做梦,是真的!革命成功了!新洪光复了!您……去看看

附记 - 来自《苍天在上》

一九九0年二月二十六日,原章台市代理市长黄江北在老同学夏志远的陪同下,就万方公司使用劣质煞车管、造成梨树沟小学师生死伤三十六人一案,向有关方面自首。不久他被停职反省。省人民检察院将他起诉到省高级人民法院。省高法以渎职罪,判处他有期徒刑四年。八个月后,尚冰因病死去。     由于种种难以想象的原因,黄江北希望夏志远去万方任职的设想没能实现,一直在市政府里担任着市长助理的职务,人们问他为什么。他不说。但谁都知道。他是为了什么。黄江北服刑期间,他和单昭儿一直把小冰带在身边。小冰每个月都去黄江北服刑的地……去看看

第47章 - 来自《十面埋伏》

罗维民终于拦住了一辆后窗写着磨合两个字的红旗轿车!   坐在车里的是一个利用休息日学开车的高中生,他一看到罗维民的枪和工作证,几乎没说什么就立即同意了。中学生听说要抓逃犯,显得少有的兴奋:“这是我爸刚给我买的车,开坏了没关系!只要能抓住罪犯,这辆车就归你了,我让我爸再给我买一辆。别担心,我爸有钱,刚刚花了300万,盖了一所学校,还盖了一座庙!我姐开的是本田,我哥开的是千里马,我爸开的是林肯,就数我的车差了。我正想换一辆呢,你只管使劲开就是!”   罗维民一边听着,一边写了个纸条,让中学生一定等着交给后面的警车:   魏德华,王……去看看

第十三章 蒙古人的插曲 - 来自《中国大历史》

从成吉思汗率领蒙古骑兵东征西讨,到忽必烈征服南宋,建立元朝,蒙古军队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但是如何经营这个雄跨欧亚的大帝国,忽必烈及其继承者仍是以“马上”得天下的精神治理这个国家,重武功而轻文治,以至于制度无法上轨道,改革也无法落实。90年后,这个中国史上空前的大帝国被明朝取代,中国历史开始新的阶段——第三帝国。——————————————————————在旅游尚未成为一种有组织的事业之前,马可·波罗就已成了超级的旅游者。他前往中国既没有作买卖营利的打算,也缺乏传教士拯救众生的虔诚。只因好奇心发动,就……去看看

总序 - 来自《宪政与权利》

中国自有宪法已将近百年,然中国之宪政建设尚待完成。盖宪政之于宪法,犹如法治之于法制,其盛衰兴废,不独受制于法律之制度,更取决于政制之安排、社会之结构、公民之质素与民众之信仰。故修宪法虽易,行宪政实难。吾人行宪政之难,犹在此理念与制度皆出自西域而非生于本土,是中国之宪政理念源于传播,中国之立宪始于模仿。在此过程中,绍介迻译之事功莫大焉。然而,概览此一百年间迻译之西文典籍,相比于历史、哲学诸科,法政之书仍嫌太少,宪政名著更寥寥无几。吾人推行宪政之历程多蹇,究其因由,此或为其中之一端。近十数年,国人倡言法治,谈论民主……去看看

后记 - 来自《侵华日军暴行纪实》

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期间究竟对中国的平民百姓犯下了多少罪恶,世人恐怕已难以考证,但有一点可以完全肯定:即使把目前所能找到的有关文字记载全部汇集起来,也仅仅是日本军国主义所有罪恶中的极小部分而已。由于侵略者的行径过于暴虐与残忍,使人深深觉得即使只是淡淡地描述,也无法掩盖浓浓的血腥。我们之所以不怕玷污笔墨编写了当年侵略者种种的兽性与兽行,并不仅仅是为了提醒人们不要忘记过去,更重要的是为这个世界多提供一些有益的警示,真诚地希望我们共同拥有的星球上再不会发生如此长时间、大规模的恐怖杀戮,人类决不该如此堕落!“……去看看

第四章 - 来自《生死抉择》

清晨5点20分,职工们终于推选出了同市长对话的代表。     准确地说,这应该是一个代表群体,正式代表有35名,具有发言权的代表有12 名,列席旁听的还有近一百人!     老干部活动中心的一个小会议室里,被挤得满满当当。     而老干部活动中心外边的近万名工人,不仅没走一个,而且由于天就要亮了,人数仍在迅速地增加。把这么一个只有三层。不足三百平米的小楼小院围得水泄不通。没有一个人随便说话,没有一个人胡乱走动。整个宿舍区一片空寂,好像连时间也凝结了。     全厂能出来的职工可能都在这里了,此时此刻都在这里默默……去看看

第二章 产权结构与合约结构 - 来自《经济解释(卷三)》

在卷二我曾经指出,英语social cost应该译作「社会耗费」而不是「社会成本」。二者的差别不大,而国内译作「社会成本」,不容易改过来,那我就跟国内的吧。另一方面,我把transaction cost译作「交易费用」,而国内译作「交易成本」。这里我认为差别比较大,因为「成本」有生产或与生产有关之意。我坚持「交易费用」的译法比较恰当。看来国内目前是向我坚持的译法改,若干年后,transaction cost会被一致地称为「交易费用」的。一个思维范畴(paradigm)的形成,要有好几样因素的合并,也要论时来运到。这范畴的存在是任何重要科学发展必需的。……去看看

第七章 进化与知识之树 - 来自《客观知识》

我十分感谢赫伯特·斯宾塞讲座邀请我作讲演,这不仅是因为能被请来对一个具有伟大勇气和创造力的思想家表示敬意而感到荣幸。特别使我高兴的是,讲座安排委员会作出这样的提议,我可以为自己的讲演选择象“生物科学的方法”这样一些题目。这个提议使我有机会在这里提出有关这个题目的一些想法,虽然我发现这些想法振奋人心并值得讨论,要不是受到这一鼓励,我可能不会公开提出来的。  我要对你们叙述的所有这些想法,都与生物学的方法问题有关,但我将不把自己局限在这个范围内。我这个讲演计划分三个部分:首先是关于知识的一般理论的……去看看

契约的隐喻——对一种国家学说的知识考古 - 来自《论法律活动的专门化》

论文摘要:  社会契约论是16-17世纪出现的近代以来极有影响的一种关于国家的学说。为什么这种关于国家学说的理论能够取代传统的国家学说,其思想理论资源是什么,什么样的社会条件促成了这一理论在西方的发生、接受和传播。从知识社会学的角度,本文侧重分析在既定社会条件下西方社会关于契约的一般理论对社会契约国家学说形成的影响。  文章论述了在社会契约说提出之前,由于宗教神学的衰落和基于传统的国家在新的历史背景下需要加强国家权力等多种原因,当时的西方社会要求一种新型的国家发生学说来使国家权力的正当化和合理……去看看

第四篇 第十四章 夜间战斗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夜间战斗是怎样进行的,它的特征是什么,这些都是战术上的问题。在这里,我们只是把夜间战斗作为一个特殊的手段来进行考察。   其实,任何夜间攻击都只是程度较强的奇袭。初看起来,夜间攻击似乎是十分有效的,因为在人们的想象中,防御者遭到攻击是出乎意外的,而进攻者对于所要发生的一切却必然早就有了准备。他们的处境多么不同啊!他们把夜间战斗想象成:一方面防御者处于极其混乱的状态,另一方面攻击者只要在对方极端混乱中收获果实就行了。那些不指挥任何军队、不负任何责任的人认为可以常常进行夜袭,然而在现实中夜袭是很少见的。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