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 电子图书

第26篇 政府在货币中有作用吗? - 来自《弗里德曼文萃》

   2009/10/01
简介  近几年,有关币制改革的诸般问题引起了学术界的极大兴趣——这不是指过去数十年来一直是学术研究热点的现行货币政策的实施问题,而是货币体系的制度结构问题。这种兴趣主要集中在三个相互独立又相互关联的方面:(1)外生货币或强力货币制造或控制中的竞争与政府垄断行为;(2)所谓的自由银行业;(3)计算单位的确定及其与交换媒介间的关系。这三个方面是彼此相关的,因为它们都涉及到政府在货币体系中的作用——如果政府对货币体系有作用的话。  这一兴趣出自人们对这两方面相互促进的发展的反应:一方面是内部的经济学规则的发展,……去看看

第三十五章 欧洲大陆的商业政策 - 来自《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

   2009/10/01
我们在本书第二编已经指出,合理政治最高的终极目的是一切国家都联合起来,处于共同的权利法律之下;只有在世界上最强大国家之间目前存在着的猜忌与冲突转化为同情与和谐以后,它们在文化、繁荣、权力、工业各方面达到了尽可能的均等,只有这样,这个目的才能实现。但这个问题的解决是需要极悠久时间的一种工作。现在各国之间由于多种原因,彼此分裂、排斥,最主要的原因是领土方面的纠纷。到目前止,欧洲各国领土的划分并不符合自然事理。的确,关于领土划分的公平而自然的基本条件,人们即使在理论上也还未能取得一致。有些人认为国家领土……去看看

第八章 人口、就业与犯罪 - 来自《现代化的陷阱》

有些研究者认为,社会分配不公导致财产型犯罪加速增长,是犯罪者反社会态度的一种表现。这种看法是对犯罪者素质的“高看”。   所谓“严打”对于中国日益严峻的治安形势来说,根本不是治本之策,因为不断有新增的流民阶层加入这支队伍。   有部分人居然还在设想通过“红卫兵运动”来达到“均贫富”的目的,我不敢设想有那样的事情出现,但我肯定那样做的结果,只是使中国陷入无边的苦难之中。            ※        ※         ※   在制约中国未来发展的诸种因素中,有许多因素在短期内人们也许看不……去看看

第七章 烽尖阴谋 - 来自《铁血卫队》

●他的“各个击破”策略的故伎重演●秘密警察的“罐头货”●希特勒命令停止一切活动第一节为德国争夺“生存空间”1939 年8 月中旬,英国和法国同苏联在莫斯科谈判,双方陷于停顿状态。当英法军事代表团乘船于8 月11 日抵达苏联首都后,他们不与苏联代表讨论在什么地方,以何种方式,用什么武力来对付纳粹侵略,他们避而不谈缔结军事条约的实质问题,只就抽象的无关紧要的所谓“原则问题”消磨时间。苏联代表伏罗希洛夫说,你们来这里“不是为了作抽象的宣言,而是要制定一项全面的军事条约。”这位苏联元帅提出了一些非常具体的问题:有没……去看看

第三章 柏拉图的形式论或理念论 - 来自《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一  柏拉图生活在一个战乱和政治冲突的时期,据我们所知,这一时期甚至比困扰赫拉克利特的那个时期还要动荡不安。在他成长期间,希腊人部落生活的崩溃在其出生的城市雅典造成一个僭主制时期,后来又导致民主制的建立;这个民主制竭力保卫自身,提防任何重蹈僭主制或寡头制,即显赫贵族家族的统治的任何企图。在其青年时期,民主制的雅典卷入一场反对伯罗奔尼撒半岛的首要城邦斯巴达的生死之战;斯巴达一直保留着许多古代部落贵族制的法律和习俗。伯罗奔尼撒战争持续了18年之久,其间仅中断一次。(第1O章更加详尽地重温这个历史背景,在这一……去看看

刹那的永恒 - 来自《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那飘逝远去的,就是短暂的,像枯叶颤抖着坠入迷蒙的幽谷?那常住复返的,才是永恒,像金灿的太阳落下又会升起?那生生灭灭无一时暂住的无常刹那,在零落之生息眼前真的是不可把捉的红红绿绿的雾吗?   如果如此,零落之生息莹莹晨露般的人生在哪里去寻得一枝花树,以寄托自己这随黎明到清晨的转换的瞬息而悄然消溶的娇躯?   然而未必如此,这要看心灵中时间意向及其灵幻的想象。如焚的爱欲,超迈的灵性和如醉回忆的组合方式,从而也就是作为一个本真人的思的方式而定了。   诗人勃莱克诗云:     把无限放在你底手掌上,     永恒在一……去看看

绥靖政策的破产 - 来自《丘吉尔传》

当张伯伦自以为得到了光荣的和平时,头脑清醒的反对派们看到的却是失败的外交必然 导致的战争。在张伯伦得到一些群众和下院议员欢呼的时候,也引发了反对派因慕尼黑协定 而产生的愤怒。海军大臣达夫.库珀“从欢呼的人群中冲了出来”,愤而辞职以示抗议。他 在下院的辞职演说中指出,希特勒过去是从来不让步的;这一次在收到张伯伦要求举行慕尼 黑会议的信之前,希特勒先获悉了英国舰队动员的消息。库珀认为,“这种行动的语言,比 起外交上慎重而保留的词令或公文中附有条件的条款,更容易为希特勒所了解”。库珀毫不 留情地揭穿了张伯……去看看

第二章 被当作天然权利的所有权 - 来自《什么是所有权》

被当作天然权利的所有权 作为所有权的有效基础的占用和民法 定义  罗马法明定所有权是在法律所许可的程度内对于物的使用权和滥用权(jusutendietabutendiresua,quatenusjurisratiopatitur)。人们曾经试图给滥用一词辩解说,它所指的不是狂妄和不道德的滥用,而仅是绝对的支配权。这是为了要使所有权神圣化而想像出来的无谓的区别,这种区别对于它并未加以预防和压制的狂热的享受欲是不发生效力的。土地所有人可以决定让树上的果实烂掉,可以在他的田里撒上盐,可以把他的母牛放牧到沙地上去,可以把葡萄园变成荒地,还可以把他的菜园……去看看

第二章 遵义会议后毛泽东的权力扩张和来自莫斯科的政策干预 - 来自《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一  毛泽东逐步掌控军权、党权毛泽东自诩为「以其道易天下者」, [1]「道」者,个人对改造中国社会和世界所持的理想抱负也。那么,三十年代前期,毛所企盼实现的「道」,其具体内涵又特指哪些方面呢?作为一个已接受共产主义基本概念的中共领导人,致力于结束国家分裂混乱局面,创建一个以共产主义为价值符号的公平、正义的社会,这或许距毛当时所要实现的「道」不至相差太远。然而,此「道」与被时一般共产党人之「道」并无多少差别。毛的「道」之特殊性,即此时的毛已开始萌发若干有别于莫斯科「正统」理论之片断想法。毛基于多年在乡村……去看看

个案分析 卷末 - 来自《个案分析》

37、寻找意义  这个世界上让人意外的事情总是太多,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也总是太多。意外的事情就给我们的生活情景带来了转换,意料之外而又情理之中的事情却给我带来了一而再的失望和感慨。   关于王小波小说的评论,小崔和我应该说正写得如火如荼,本来我们计划是完成10篇,眼下已完成了8篇,还有两篇是:《王小波与他的创造性生活》和《王小波与他的文本狂欢》,前者仍然围绕王小波的“有趣”展开--用王小波自己说的话是:一个人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当拥有一个诗意的世界;王小波的“有趣”就是对生活无趣本身的背离和摒……去看看

“四一二”政变时的蒋经国 - 来自《蒋经国自述》

(美)盛岳很多俄共领袖和共产国际的官员对中国事态的逆转毫无准备。例如:一九二七年四月五日,即上海反共政变前一周,斯大林还在说,没有必要试图去驱除国民党右派。蒋介石是服从纪律的,共产党人需要国民党右派,在国民党右派中有能干的军事领袖。整个三月,《真理报》都在鼓吹蒋介石不得不服从革命群众意志的老调。很难使人相信,斯大林等人事前没有得到中国局势的情报,他们就丝毫没有嗅出从中国飘送过来的大屠杀的气味来。也许事件的变化比他们预料的要快,同时也许由于同托洛茨基的斗争,托洛茨基老早就预见过有大难临头。斯大林宁可怀疑……去看看

十二 平津战役 - 来自《林彪的这一生》

林彪使出障眼法,掩护百万大军提前入关。傅作义质问蒋介石:“你不是说林彪尚在沈阳吗?难道他会分身法!”  中央军委要求四野三天攻下天津,林罗限令二天拿下天津,刘亚楼笑立军令状:“三十个小时足矣。”军中无戏言,天津战役耗时二十九小时。  兵临七朝古都,林彪要强攻,聂荣臻要和谈,一场嘴巴官司引出“北平方式”。  《最后通谍》突生波澜,“和平将军”致信林彪,称“罪犯傅作义投案自首”,北平城烽烟再起。林彪杯酒平骚动,五十万国军安然受编。  林彪结束了辽沈战役后,遵照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指示,率军入关,参与指挥了平津战役。 ……去看看

附文4 中国是一个值得关注但不应惧怕的国家 - 来自《中国不高兴》

   2010/06/14
本文作者:[英]马尔科姆.里夫金德(英国前外交大臣)  冷战时期,当文化大革命制造愚蠢莽撞的混乱与破坏时,对中国很难有积极评价。展望世界的未来,曾经有人向我建议:“乐观者应当学俄语,悲观者学中文。”  现在回想起来,那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奥运会即将在北京开幕,中国展现出无限的自信与能量。  用奥运会来比喻新老强国,尤其是中国和美国之间争夺世界领导地位的地缘政治斗争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讲不是没有道理的。当运动员上台领取金牌时,人们的脑海里会浮现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愈演愈烈的对抗。  过去几年里,不断有……去看看

出版前言 - 来自《近代中国史纲》

本书为著名中国近代史学者郭廷以先生晚年的重要著作。郭廷以(1903—1978),河南舞阳人,历任中央大学教授兼文学院院长,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近代史研究所所长等职,毕生从事中国近代史研究,卓有贡献。有《太平天国历法考订》、《太平天国史事日志》、《近代中国史事日志》、《中国近代史》、《郭嵩焘先生年谱》等多种著作行世。这部《近代中国史纲》为著者1969年赴美作学术访问时开始撰写,历时4年,于l972年由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出版后,即受到学术界和读者重视与欢迎,曾先后3版10次印刷;1991年又在台湾出版发行。这次由……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