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电子图书

第10章 竞争和垄断 - 来自《萨谬尔森《经济学》批判》

实际上,竞争和垄断是一对孪生兄弟。有竞争的地方,必然有垄断。有垄断的地方,也必然有竞争。既没有绝对的竞争(完全竞争),也没有绝对的垄断(完全垄断),但是却有着竞争程度和垄断程度的差别。  萨缪尔森承袭斯密的衣钵认为,完全竞争“意味着没有一家企业或消费者足以影响整个市场的价格。例如,小麦市场是完全竞争的,因为即使最大的小麦农场也只能生产世界小麦产量的一小部分,从而无法对小麦价格产生重大影响。”(P28)的确,如果把整个市场定义为世界市场的话,不要说小麦,就是被公认为已经达到高度垄断的汽车市场上,单独一家企业对整个市场……去看看

第六篇 第二十六章 民众武装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民众战争十九世纪出现在欧洲,对于这种战争,有人赞成,也有人反对,有些反对的人出于政治上的考虑,把民众战争看作一种革命的手段,是公认的合法的无政府状态,他们认为这种状态对国外的敌人固然危险,但对国内的社会秩序同样是危险的。另一些反对的人出于军事上的考虑认为进行民众战争是得不偿失的。第一种看法同我们这里所谈的问题没有关系,因为我们仅仅把民众战争看作是一种斗争手段。但是,对于第二种看法,我们需要指出,民众战争应该看作是战争要素,看作是我们称之为战争的整个发展过程的扩大和加强,在我们这个时代突破了过去人为的限制……去看看

第三篇 第十章 诡诈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诡诈是以隐蔽自己的企图作为前提的,因此它是同直率的、无所隐讳的,即直接的行动方式相对立的,就如同双关谐语和直接的表白相对立一样。因而它和说服、收买、压服等手段没有共同之处,但是和欺骗很类似,因为欺骗也同样隐蔽自己的企图。如果诡诈完全得逞,它本身甚至就是一种欺骗,但是由于它并不是直接的言而无信,因而和一般所谓的欺骗毕竟还有所不同。使用诡诈的人要使被欺骗的人自己在理智上犯错误,这些错误在最后造成一种结果,使他看不到事物的真相。因此可以说:如果双关谐语是在思想上和概念上变戏法,那么诡诈就是在行动上变戏法……去看看

法学总论 第三卷(下) - 来自《法学总论》

第二十篇 保证人 被称为保证人的他人得为承诺者承担债务,债权人往往要求这样做,借以获得更大的保障。   1.一切债务,无论是以要物、口头、书面或诺成的方式缔结的都能有保证人。又保证人所担保的,不问是市民法上的债务或自然的债务,均不重要;因此,任何人对第三人或对奴隶的主人,得就奴隶基于自然债务应对接受保证人为给付之物,担任奴隶的保证人。   2.保证人不但自身负责,而且他的继承人也负责。   3.债务的保证得发生于主债务之先或之后。   4.如有多数保证人,无论人数多少,每个人都就全部债务负责,债权人得向其中任何一人请……去看看

第一辑 黑乌鸦(五)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吃肉”与“骂娘”的补充材料  在网上看了楚风5月9日的文章《"吃肉"与"骂娘"》,觉得说出了一些心里话,但还不算是全部的想法,反而如梗在喉,不吐不快了。   那就是文章并没有全部反映出老百姓"吃"时的状况和心理,"骂娘"的根根由由。    第一,楚风说"有人总结现在老百姓的心态是'端着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端着碗吃肉'是说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了;'放下筷子骂娘',是说老百姓心存不满,牢骚太盛。" 这毕竟是表面现象,正如我们说橡皮筋有自己的安全弹性范围一样,多一点就要断开。我们的老百姓的心理承受阀门也有限度,太过了也是要……去看看

17.只有一辈子 - 来自《沧浪之水》

一波在医院住了十七天,就出了院。   儿子出院后家里冷得像个冰窖。董柳沉默着,连儿子也沉默了许多,总是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睛转悠追随着大人的行动。我嚷嚷着跟一波说话:“来来来,爸爸给你讲葫芦娃。”可当我的声音一停,就只剩下了一片空寂,显出了这种嚷嚷的做作。   厅里有些人问一波的病情,我就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一边感叹着钱的重要性,却不涉及比钱更重要的权。说顺口了我也忘了对谁说过没说过,逢人就讲。有一天我在讲的时候,旁边一个人过去说:“大为怎么跟祥林嫂一样,天天,‘我真傻,我真傻’的。”我马上住了口,不再讲了。是……去看看

托克维尔论如何弱化多数暴政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革命》导读》

《论美国的民主》第十六章“美国怎样削弱多数的暴政不存在行政集权”导读毛寿龙在上一章,托克维尔讨论了美国多数具有无限权威以及一些消极后果。但这些后果却不是根本性的,美国依然存在着自由,其原因是多方面的。托克维尔详细探讨了这些方面的原因,并指出,如果缺乏这些条件的国家,建立美国式的民主制度,是非常危险的。在这里,托克维尔特别强调了行政权分散、法学家精神和陪审团制度的作用。由于第一个主题前文有所涉及,所以本章主要探索的是后两个因素。由于两个重要话题均与法治中的人治有关,所以这是主修法学专业的人士最喜欢……去看看

第六篇 第二十八章 战区防御(续)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然而,防御是由两个不同的要素,即决战和等待组成的。本章所要讨论的就是这两个要素的结合问题。   首先,我们必须指出,虽然等待状态还不是全部防御,但它是防御要达到自己的目标所必备的一个要素。只要一支军队还没有撤离它负责防御的地区,进攻引起的双方军队的紧张状态就一直在持续着。只有决定了胜负才会出现平静,而只有当进攻者或防御者有一方退出战区时,才可以认为胜负已经决定(不管是怎样的一种胜负)。   只要一支军队还坚守着这一地区,这一地区的防御就还在继续,从这个意义上讲,防御某一战区同在这一战区进行防御是一回事。……去看看

知识论中的反传统——《客观知识》中译本序 - 来自《客观知识》

舒炜光 研究中心的转移  在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初,卡尔.波普尔从社会研究重新回到了科学哲学。《客观知识》一书就是他在这一时期的一些主要论文和讲演的集子,其中只有两篇是较早时候写的。这些文章大部分已经发表过。有许多课题表现了作者精神兴奋点的稳定性及其哲学思想的持续性。例如,归纳问题,理论与观察的关系问题、科学与真理问题、知识与批判问题,它们的价值对于波普尔来说与时间流程无关。但更突出的是,出现了新的智力兴趣和新的思想倾向。这本书标志着波普尔的三个世界的理论从孕育发展成完整的系统,标志着批判理性……去看看

第十八章 “水晶之夜”(1938.11—1939.3) - 来自《希特勒传》

(1)   希特勒德国的反犹道路是曲折的。1933年首次对犹太人的限制并未产生多大的效果,好像元首是有意拿其原则去作妥协似的。这是否是一个用合理的方法即用那些只希望将犹太人控制住而不是将其迫害的人们能够接受的方法,去解决犹太人问题一个尝试?此后,党内的种族主义激进分子和政府以及民事部门中的温和派之间便发生了斗争,这一斗争于1935年夏季达到了高潮。此时,温和派采取的是攻势,公开反对继续虐待犹太人,理由是对生意不利。反对犹太人的“不法行为”必须结束——帝国银行总裁沙希特对一群有影响的人物这样说(这群人物包括内……去看看

中译本序 - 来自《情有独钟》

   2009/10/01
谈家桢三联书店的编辑要我为一九八三年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获得者麦克林托克的传记《情有独钟》写序,向读者介绍这位献身于(或者按本书的书名读为“钟情”于)科学的女生物学家,这使我想起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八三年上半年的时候,我的一位学生写了一篇文章,观点鲜明地提出麦克林托克应得诺贝尔奖的预测。当时麦克林托克在中国还鲜为人知。我将文章推荐给了《自然杂志》。后来文章发表了。过不多久就传来了麦克林托克得奖的消息。我感到很欣慰。这位遗传学伟大先驱者终于得到了科学上的最高荣誉——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的诺贝尔……去看看

出入魔穴的特殊人物(上) - 来自《潘汉年传奇》

萧叔安——百乐门饭店的来客   1939年9月下旬的一天,位于上海租界华山路愚园路口 静安寺西侧的百乐门饭店,走进来一位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他 个儿不高,长脸,挺拔的鼻梁上有几点浅浅的天花痕迹,戴 一副金丝眼镜,穿一套淡咖啡色西装,乌黑的头发上涂着闪 亮的凡士林油,美式白皮鞋一尘不染,好一副小开气派!他 自称萧叔安,住进了一间豪华型的套间。   这位来客不是别人,正是潘汉年。   潘汉年不是早就撤离了孤岛,为何又突然返回,而且住 进了如此豪华的饭店?   事情还得追溯到1938年下半年。这年8月间,潘汉年在 香港接到中共中央的电报……去看看

第八章 正义的探求(上) - 来自《法律、立法与自由》

每一项法律规则,都可以被认为是社会为了使它的成员在他们的行动中不致发 生冲突而建立起来的一道道屏障或一条条边界。——P. Vinogradoff 正义是人之行为的一种属性在前文中,我们借用了“正当行为规则” (rules of just conduct) 一术语来指称那些有助益于自生自发秩序之型构的“目的独立的”规则 (end-independent ruls), 并以此与那些“目的依附的” (end-dependent) 组织规则相对照。前者是内部规则(nomos),而内部规则不仅是“私法社会” (private law society)[1]的基础,而且也是使开放社会得以形成的基础;而后者,就其作为……去看看

后记 - 来自《卡斯特罗传》

经过半年多的紧张写作,《菲德尔·卡斯特罗:二十世纪最后的革命家》终于脱稿了。这本书从卡斯特罗的童年生活和学生革命家生涯写起,一直到一九九七年教皇访问古巴为止。这里有必要把此书的构想和写作经过对读者作一个简要的介绍。  在我一九九四年秋赴美留学前,对古巴和卡斯特罗其人的了解可以说等于零。一九九五年我确定了论文题目,打算写西方知识分子对苏联和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的访问和观感。在阅读材料的过程中稍微涉猎到西方知识分子对古巴的介绍,从星星点点的材料中我逐步被这个原来远离论文中心的课题所吸引。我发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