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本书作者是十九世纪德国无产阶级杰出的思想家之一。他十分憎恶资本主义制度,主张进行彻底的社会革命。他的思想带有相当多的乌托邦主义的成份。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指出:魏特林的共产主义思想“还是颇为粗糙的,尚欠修琢的,纯粹出于本能的一种共产主义”。本书为作者的主要著作,马克思恩格斯对此书有极高的评价。卷首所载编者导言对原著作了评价。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27章 - 来自《梅次故事》

北京的事情办好后,朱怀镜没有马上回梅次,在荆都住了下来。依吴弘嘱咐,他要去拜访市委书记王莽之。未怀镜只让舒天留着,叫其他人先回去了。刘治本想留下来,朱怀镜让他走了算了。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朱怀镜如此安排必有识意。就不多说厂。陈消业正好要去照顾一下梅次的装修工程,也一道过去。朱怀镜下榻天元大酒店。荆都最老的五星级宾馆。地区本来专门下过文件,规定地直单位工作人员凡是到荆a6出差,原则上必须人住驻荆办事处。否则住宿费不予报锚。可地委、行署领导还没谁住过办事处f 办事处只有招待所,条件太简陋r c 朱怀镜还从设……去看看

09 - 来自《跑官》

再议是第二天晚上的事。儿子陆伟和未婚妻聂小芳也来了。   陆伟大学毕业后,没有接受毕业分配,只身到深圳闯荡去了。去了四年,没能闯下个什么结果,只好回来了挥老子思想,以“道”为世界的本原,认为道“自本自根,未,临时在煤运公司落脚。好在女朋友聂小芳还在等着他,这样爱情的圆满冲淡了事业上的失意,陆伟情绪还算不错。   他是遵照父亲的意见,带小芳来研究他们的婚事的。   小芳来家,祁云自然高兴,特意做了几个菜,热情招待这位即将过门的儿媳妇。   饭后,陆伟把祁云拽到沙发上坐了,同时朝陆浩宇喊:“爸,你快过来。”陆浩宇正在打……去看看

余论四 朝鲜战争期间的苏联驻华军事顾问 - 来自《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在新中国建立之初和朝鲜战争期间,有大批苏联军事顾问和专家来到中国,其数量之多,范围之广,大概是空前绝后的。但是,对于这样一个历史现象至今还缺少专门的研究和详细的考察。本文拟利用目前可以找到的中俄双方的史料,对1950-1953年来华苏联军事顾问的情况及其与朝鲜战争的关系做一个简要的说明。驻华苏联军事专家知多少   如果不算大革命时期参加北伐战争的加伦(布柳赫尔)将军,那么作为政府之间的行为,苏联军事顾问最早来援助中国应该是在抗日战争时期了。1938年5月,作为苏联大使馆武官的М.И.德拉特文将军便接替德国人出任……去看看

第二章 逻辑方法 - 来自《国家兴衰探源》

   2009/10/01
(一)   本书的论述从分析集团行为中的矛盾现象入手。一般认为,具有相同利益的个人或企业的集团,均有进一步追求扩大此种共同利益的倾向。因此,美国政治学科的许多学者长期以来都认为:具有共同政治利益的公民会组织起来进行议会的院外游说活动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全体人民中的每一个人均可归属于某一个或几个这样的集团,从而这些相互竞争集团所施加的压力汇总起来就决定了政治活动的进行。同样,他们还相信,如果工人、农民或消费者遇到垄断势力侵犯他们的利益,他们可以通过代表其利益的组织(工会或农会)来干预市场或要求政府采取保……去看看

新教的惩罚理论 - 来自《自由与权力》

[1]宗教影响国策之方式,以天主教为例不如以新教为例更易于查证:因为天主教教义的表述是不可动摇和一成不变的,而重大社会问题并非出现于一时,解决的办法也因时而异。宗教改革者们未能建构起一部完善的、和谐一致的教义法典;但是他们不得不给新神学补充一套新规则,用以指导信众处理无数的问题,教会的惯例,便是针对这些问题而在各时代的经验中发展出来的。虽然新教的教义体系在他们那个时代没有完善,新教的精神却使他们有着比后世更纯正强大的活力。当一种宗教被实施于社会和政治领域时,必须考虑的是它的一般精神,而非特定的信条。……去看看

第七章 国家和个人 - 来自《自由主义》

我们已经大致了解了自由主义概念的基本原则及其各种应用,现在必须提出一些考察性的问题。这些不同的应用能彼此相容吗?它们能一起工作来创造那个极容易用抽象词汇来谈的和谐的整体吗,它们本身在理论上和实践上是真正协调一致的吗?比方说,个人发展的范围是与平等观念一致的吗?人民主权是个人自由的切实可行的基础,还是为普通群众的专横跋扈开辟了道路?民族感情能否同和平观念调和一致?热爱自由是否和充分实现共同意愿相容?如果这些理想在理论上是一致的,在实践上会不会冲突?历史上有没有确凿的事件可以证明一个方面的进步意味着另一……去看看

第08章 关于简单观念的进一步考察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二卷)》

1 由消极原因所生的积极观念——关于简单的感觉观察,我们应当知道,任何东西底性质只要能刺激感官,在心中引起任何知觉来,就能在理解中引起简单的观念来。这种观念不论其外面的原因如何,只要它为我们分辩的官能所注意,则人心便认为它是理解中一个真正的积极观念,它底原因虽或是主物中一种消极属性,可是它仍同其他任何观念一样是积极的。   2 我们底感官能从各种主物得到各种观念,不过能产生那些观念的各种原因,有的只是主物中的一种消极属性。虽然如此,可是冷和热、光和暗、白和黑、动和静等等观念,都一样是人心中清晰的、积极……去看看

第六章 维新派的维新思潮(下) - 来自《晚清政治与文化》

第一节 严复严复(1854—1921)原名宗光,字又陵,又字几道,号瘉埜老人。福建侯官(今福州)人。著名的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曾祖父焕然,福建松溪县训导,祖父秉符、父亲振光是医生,母亲陈氏是平民的女儿。14岁时,父亲去世,有两个妹妹,母亲为人洗衣服、做女红养家糊口,生活艰辛,无钱读书,便考福建船政学堂。船政学堂分前、后学堂。前学堂学轮船制造,学习法语。后学堂学驾驶,学习英语。他是后学堂,学驾驶,即海军。他考中第一名,月有津贴补给家用。他读的课程是几何、代数、三角、微积分、静动重学、光学、电磁学、地质学、天文学、英语、航海术,全是……去看看

第三章 权利 - 来自《重申自由主义》

   2009/10/01
一、权利自由主义  时下自由主义的词汇中最引人瞩目的标志也许就是“权利’(right)和“各项权利”(rights)这些字眼的频频出现。权利是令拥有权利的人称心如意的、使他放心的、对他有利的,在道义上或物质上有价值的。权利是否要求什么代价,一下子是看不清楚的。也许权利就是一顿“免费午餐”,只要得到承认,就可以享受。凡是“反对权利”的主张,都很难站得住脚;“拥护权利”也就是同情人类的普遍向往。保障男男女女的权利也就是证实他们应有的地位。  各种政治理论,以及标榜这些理论的各个政党、团体及运动都抓住权利和有关权……去看看

第16章 柏拉图的不朽论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一)》

以“斐多”命名的那篇对话,在好几个方面都是非常有趣的。它写的大致是苏格拉底一生中的最后时刻:他临饮鸩之前的谈话,以及他在饮鸩之后的谈话,直到他失掉了知觉为止。这一片表现了柏拉图心目中具有最高度的智慧与善良而又全然不畏惧死亡的理想人物。柏拉图所描写的面临死亡的苏格拉底,无论在古代的还是近代的伦理上都是重要的。《斐多篇》之对于异教徒或自由思想的哲学家①,就相当于福音书所叙述的基督受难和上十字架之对于基督教徒。但是苏格拉底在最后时刻的泰然自若,乃是和他对灵魂不朽的信仰结合在一片的;而《斐多篇》之重……去看看

十八 老年人和棒子 - 来自《传统下的独白》

……谁道人生难再少?   君看流水尚能西,   休将白发唱黄鸡!     一一一苏轼《浣溪沙》   王洪钧先生在二十五卷第七期《自由青年》里写了一篇《如何使青年接上这一棒》,政大外交系主任李其泰先生读了这篇文章很感动,特地剪下来,寄给他的老师姚从吾先生,还附了一封推荐这篇文章的信。姚先生坐在研究室里,笑嘻嘻地连文带信拿给我看,向一个比他小四十三岁的学生征求意见,我把它们匆匆看过,然后抬起头来,望着姚先生那稀疏的白发,很诚恳地答他道:   王先生在文章里说得很明白,他说“首先不必谈如何使青年接上这一棒,倒要看看如……去看看

人口原理 第十六章 - 来自《人口原理》

   2009/10/01
亚当,斯密博士认为,社会收入或社会资本的每一次增加都会导致供养劳动者的基金增加,这种观点也许是错误的--在某些情况下,财富的增加丝毫无助于改善穷苦劳动者的境况--英国财富的增加,并未相应增加供养劳动者的基金--在中国,即使制造业使财富增加,穷人的境况也不会得到改善。据亚当·斯密博士公开宣称,写作《国富论》的目的,是研究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不过,与此同时,他间或还进行了另一种也许更加今人感兴趣的研究,我指的是他有时还研究影响国民幸福或下层阶级幸福与安乐的种种因素,无论在哪一个国家,下层阶级都是人数最为众多的阶……去看看

14 红卫兵不言性 - 来自《吃蜘蛛的人》

二姨走后,我回家次数愈见其少。家,不再是我一度流连不舍的避风港,却成了是非丛集的烦恼巢,许多事我都爱莫能助,住在这儿往往还一夕数惊。既然如此,何不抽身远避呢?有道是眼不见,心不烦。   从8月起,红卫兵可以免费乘车,全国性的大串联开始了,我们的任务是煽风点火,把这场革命推向全国。我们是火种,毛主席是春风。春风猎猎,笛声长鸣,只待找到一个目的地我们就要启程了。   我选中了广州,一个亚热带城市。珠江两岸,椰子树高高成行,棕榈叶迎风沙沙作响。一百多年前,道光皇帝的钦差大臣林则徐在此销毁外国人的鸦片烟;其后,为推翻清帝制,志士……去看看

第五章 金钱的生活水准 - 来自《有闲阶级论》

任何现代社会中的大部分人所以要在消费上超过物贸享受所需要的程度,其近因与其说是有意在外表的消费上争雄斗富,不如说是出于一种愿望——想在所消费的财物的数量与等级方面达到习惯的礼仪标准。指导着这个愿望的并不是一个严格不变的标准,并不是说一定要达到这个死板的限度,超过了这一点就别无更进一步的动机。标准是有伸缩性的:尤其是如果金钱力量有了任何增长,只要有足够时间使人得以习惯于这种增势,使人在随此增势而来的新的、规模更大的消费中获得了便利,标准是可以无限制提高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要从已经达到的消费……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