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第一章 社会的原始状态

 《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我们发现,最初的人类发展的踪迹是在地球上最肥沃和最美丽的地方。在这里人类度过了他的童年,他们在这里玩乐、欢笑、戏谑和享受,除了大自然加给他们的阻力以外,没有其他的法律和障碍,除了努力去克服这些障碍以外,没有任何其他劳作。

  当时,丰富的大自然所供应给人类的,远超过他们的需要千百倍而有余。地球对于人类是辽阔而广大的。他们所认识的还不到地球面积的十万分之一;因为他们还没有必要,为了满足他们的需要而四面八方徨徨奔走,一直搜寻到地球的一切角落。

  打猎、吃喝、恋爱、游戏,这就是他们最心爱的生活。劳动、懒惰、奴役和统治欲,私有财产和盗窃这些概念,他们还完全没有。

  打猎、采集果实、建造他们的窑洞或草棚,这些事在他们看来,并不是象今天劳动这个概念。因此也从来没有人想到,把这些事让别人去做,把这些叫作劳动,而把休息叫作懒惰。

  凡是人类所需用的东西,他们随时遇到就收集起来。有一个人准备好了一顿丰盛的餐饭,邻居们不必邀请就坐下来共享。因为当时的人类根本还没有我的、你的这种观念。

  人类,这个慈爱的上帝和大自然的骄子,在那洪荒初开的原始时代,在这个美丽的地球上所享受的,真正是一种极乐的幸福。

  在当年和今天之间有怎样一道鸿沟!在我们今天的各个文明国家里是怎样一种完全变更了的社会状态!

  真的,今天的美洲野蛮人生活在他们的森林里,要比我们生活在这些筑上围墙的城市和画成小圈圈的田地、篱笆里幸福得多;因为他们的生活是自由的。

  但是,真正说来,原始人类根本没有现代文明所提供的这一切生活上的便利,那么,他们的幸福生活状态主要的原因究竟在于什么呢?

  在于他们全体都生活在里面的自由和独立。

  他们所需要的不多,而当时还是人烟稀少的大地,不必付出劳动,就可以满足他们的需要而绰绰有余。而正是由于这种状态,它使每一个人都能够对于其他的人保持一种独立、自由的地位,没有必要经常防范其他人的侵犯,来保卫他自己的独立和自由。

  一个人只有感到满足才能感到幸福,而一个人只要别人所具有的他也都能具有,就能感到满足。因此愈是使社会里每个人都有可能得到其他每个人所有的一切,这个社会也就愈是满足,并从而也就愈是幸福;但是只要任何一个人,在社会里感到在他周围和在他近旁有这样一些人享有一种比他更优越的生活地位,他和他们接触,或者——更烦恼的是——如果附属于他们,他就既不能满足,也不能幸福,即使按他的社会地位说他也许还算是富足的、有权势的。

  并且这也是一种不该有的情况;因为满足并不是一种道德,并不是象人们数千年以来,自从不平等和压迫的统治开始以来,向我们喋喋不休地宣传的那样一种道德,满足是一种出于自然的欲望和能力之间的和谐感。那被人们作为一种道德向我们推荐的满足,只是一种怯懦。如果一个人的需要得不到满足,而这个需要在别人却是能得到满足的,他就不能、不该、也不容许满足;因为这是一个奴隶的满足,这是一个在鞭挞之下的畜生的满足。

  满足,这是人类欲望和能力的平衡。凡是某一个人凭借这种欲望和能力而侵害到其他人,在这里就有不满足。

  今天的社会,不做它应该做的事,它不是努力用一切可能的方法去为每一个个人保证这种平衡,而是去包庇那种最可恶的不平等。

  难道你们不觉得,现在该是时候了,把那为了另外一些人的利益而压抑一个人的欲望和能力的钱袋抛掷于你们的道义的秤盘以外,以便恢复原来的平衡吗?

  是的,已经到时候了!让我们把那伪造的砝码,把那使明眼的人变成瞎子,会说话的变成哑吧的发光的财神抛开,以便在我们之中重新恢复自然的平衡,从而重新建立起满足、和平和自由。

  人类在他的童年时代生活得自由自在,因为每一个人都能够按照他的喜好满足他的欲望,按照他的心意发展;今天,如果你们要想使人类重新自由,就要给社会一种组织,这个组织便利一切人在同等的地位上满足他们的欲望,发展他们的能力。

  一个人的欲望和要求产生于社会能力的产品在他感官上所造成的印象。因此人所食求的主要只是眼前所实有的、对于它们的存在和用途有所认识的东西;因此人类的欲望从属于人类的能力。

  正因为这样,因此人类每一代的能力的总和和它的需要的总和永远是一致的。如何使这种总的一致和每一个个人的能力与欲望的不相等互相和谐,这就必须是社会的任务。大自然给了社会执行这个任务的手段,但是如何运用这个手段则委之于社会本身。

  正是由于这种能力和欲望的和谐,人类在他们童年时代的状态是一种幸福的状态,因为那时候每一个人都具有他所需要的一切东西,并且每一个人都能够得到另一个人所具有的一切东西。

  因此他们是满足的,幸福的;因为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今天豪门富户的山珍海味,他们也不知道饥饿、贫乏和随之而来的一切罪恶。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咖啡和糖的享用,他们也不知道奴隶贩卖,奴隶鞭笞及其一切恐怖。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大量药品,他们也不知道我们的大量疾病和体格上的缺陷。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含酒精的饮料,他们也不知道酗酒的恶习及其一切可怕的后果。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华丽的住宅和宫殿,他们也不知道我们的监狱、兵营和碉堡,我们的刑事监所、关税署、劳役所和警察局等等。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华美的家具,他们也不知道那种牺牲别人而装满自己的箱柜的恶癖,也不知道伪学者的讲座和贪污议员们的讲台。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时髦的服装,他们也不知道缝制这些服装的辛苦,他们也不会由于长年累月的坐在那里而造成健康上的残疾。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种种发明、艺术和科学成就,这是因为,为了生活的幸福,他们还不需要这些东西,并且他们也不知道那种可怕的不平等,后者正是由于某些人为了私人利益而利用发明,利用艺术和科学所产生的后果。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真理,但是他们也不知道我们的异端邪说。他们不知道我们的享受,但是也不知道我们的艰难和辛苦;不知道我们的道德,但是也不知道我们的丑恶。

  幸福在于满足,而满足在于自由。但是自由而没有共有共享,对于某些人部分地来说也许可以,但是对于全体的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事。

  如果从今天起,地球上的一切穷人都能过一种王侯一样的生活,而王侯们则都过皇帝一样的生活,并从而每一个人都生活得比从前好一百倍,人并不因此就能感到满足,因为在这样一个不平等的组织里他并不自由。

  但是如果地球上的一切人都生活在一种共有共享的生活中,并且是从这种共有共享的生活中培养起来的,他们就全体都会比今天这个不平等状态下的特权阶级生活得更自由、更满足,即使他们每个星期只能吃一次肉,只能喝一次酒。

上一篇:序言

下一篇:第一部分第二章 私有动产的产生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附文1 中国前途之辩 - 来自《中国不高兴》

前言  (孔哲文《中国安全》季刊主编)  在本期中,我们继续就有关中国前途问题的展望进行讨论。我们曾用同样的浓墨重彩在这幅巨大的画布上作画:中国的宏大战略、其综合国力的构成、中国与世界保持接触,以及中国在获得大国地位的时候有可能为世界提供什么样的“思想”或价值观体系。  我们现在把重点从中国国情的大局转移到有关这个国家动力源泉的细节问题上:中国软实力的演变、其经济前景、该国的民族主义趋势、对外政策,最重要的也许还有世界如何看待所有这一切。  由于奥运圣火的光芒照耀着中国,所以世界……去看看 

第三十三章 英国优势地位与大陆国家——法国和美国 - 来自《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

在任何时代,总有一些城市或国家在工业、商业与海运方面处于超群绝伦的地位,但是象当前存在的这样的一个优势国家,世界上以前却从未见过。在任何时代,总有一些强国力求达到支配全世界的地位,但是迄今为止,其中并没有一个国家能象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这个优势国家,把它的力量建立在这样广大的基础之上的。那些国家也曾试图凭着武装力量建立世界统治权,但是它们的力量同英国今天的企图对照之下,显得何等渺小。英国简直使它的全部领域转化成了一个工商业与海运业发达的庞大城市,使它与世界各国相处时,就象是一个大城市与它周围地区相处时……去看看 

张氏父子 - 来自《张学良传》

“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这是托尔斯泰的名言。太凡读过《安娜·卡列尼娜》这部名著的人,都不会忘记它。   笔者赞赏这个精辟的论述,叹服作家良好敏锐的艺术感知是他对问题的深刻思考。其实,也不仅限于家庭,世界上的许多人和事又何尝不是如此。生活就象万花筒,人生的道路也决不会径情直遂。古人云:“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以语人无二三。”还有的说:“人生,是无休止的战场,是幸福与苦难的奇观。”①有些事可以预料和预防,但在多数情况下,却往往又很难未卜先知,君不见,许多看起来反常、总觉得不可能、不含……去看看 

第一章 正义即公平(上) - 来自《正义论》

在作为引论的这一章里,我要概括地叙述一下我希望予以阐发的正义理论的一些主要观点。这方面的说明是非正式的,其目的是为后面更详尽的论证铺平道路。这一章和以后各章的论述,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某种重叠现象。我首先要说明正义在社会合作中的作用,并简略地介绍正义的主题。即社会的基本结构。然后,我要提出正义即公平这个主要思想,即一种正义理论,这个理论把传统的社会契约论加以归纳,并提到一个更高的抽象层次上来。社会契约被一种初始状态代替了,这种状态包含了对某些论据的程序性限制,而这些限制的目的是为了就正义的原则取得某……去看看 

1-1.5 “四路通”通向了“大墙” - 来自《走向混沌》

这是一个村不村、镇不镇的地方,紧靠着永定门外的铁道,每日可见绿色钢铁长龙,吐着团团白烟风驰而过。每次列车隆隆驶过,我都意识到自己是个在列车拐弯时被甩出车厢的乘客。好在这儿离家近了,每个星期六的晚上能回家,与家人团聚。   但是过剩的忧愁,始终像影子一样追踪着我。使我心灵震撼最大的是梁沙军之死。记得张沪躺在病榻上时,他曾去探望过她,并笑嘻嘻地对我说了好多宽心的话。张沪过了死亡的三八线,他却叩打死神之门了。   他生性乐天,一不会去像王守清那样用刀片割自己的喉管,二不会像张沪那样去服用过量的安眠药。他追求……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