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精神现象学》是19世纪德国古典哲学家 G.W.F.黑格尔阐述自己哲学观点和方法论原则的第一部纲领性巨著。他指出,《精神现象学》是关于意识到达“绝对知识”或“科学”(即哲学)的道路的科学,它为个体提供了一把攀登绝对知识的“梯子”;逻辑学、自然哲学、精神哲学是绝对知识的内容,是关于“绝对”自身的科学。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章 偷窃者 - 来自《通向事业高峰的捷径》

   2009/10/01
任何人不相信自己的潜能,不接纳真正的自己,就是向自己偷窃,结果导致生产力低落,也等于是向社会偷窃。千万别做这样的贼。  这是一家小小的杂货店,时间是公元一八八七年,一个年绝六十多岁,外表高贵的绅士前来杂货店购买水仙花。他取出一张二十元的纸钞票,等着找钱。店员接下钱后,就放在现金柜中准备找钱。然而她的手因整理水仙花而弄得湿湿的,她注意到纸钞上掉色的墨水滴落到她的手上。  她感到震惊,并且停下来考虑到底怎么办才好。她内心里斗争了一阵,就做了决定。这位顾客是爱曼纽宁格,一位老朋友、邻居和顾客。他必定不会给……去看看

1-2-2.1.2.2 纯粹理性之二律背驰(上) - 来自《纯粹理性批判》

   2009/10/01
吾人在先验辩证论之导言中已说明纯粹理性之先验的幻相起于辩证的推理,此种推理之图型乃由逻辑在其三种形式的推理中所提示者——正与范畴在一切判断之四种机能中发见其逻辑的图型相同。此等伪辨的推理之第一类型,乃论宪(主体或心之)“一切普泛所谓表象所有主观的条件之不受条件制限之统一”,与断言的三段推理相符合,其大前提为主张“宾词与主词关系”之原理。辩证的论证之第二类型,则为比拟假设的三段推理而来。以现象领域中所有客观的条件之不受条件制限之统一为其内容。第三类型(此将在以下一章论究之)其方法相同,以“普泛……去看看

下篇 第08章 惩罚 - 来自《幸福之路》

过去,直到不久前,惩罚孩子被视为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在教育上,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必不可少的。我们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看到阿诺德博士对于鞭打的意见,在当时,他的观点是特别人道的。卢梭是赞成任其自然的观点。但在其《爱弥地》中他有时也主张严厉的惩罚。一百年前,在《告诫篇)一书中便提出了这一传统观点,书中描写一位小女孩想要一条粉红色的饰带而他们却给她系白饰带,因而她大吵大闹。   爸爸在客厅里听到了   卡罗琳在大声吵闹,   于是立刻奔到她面前,   毫不犹豫地鞭打她。   当费尔柴德先生看到他的孩子在吵架时,他一……去看看

三峡 - 来自《黄祸》

“凶手在逃跑中被击毙”,多么圆的句号啊!李克明用脚尖试探地顶了一下,病房的门从外面反锁了。一块帘子从外面挡住玻璃。看不见走廊,只反射出他自己被纱布包成方形的头和病房窗外明亮的天。他在门上踢了几脚,踢得不重,只是因为他双臂全被纱布裹满,无法敲门。帘从外面撩开,露出护士长吃惊的脸。“我要撒尿。”说话的震动使他从胸腔往上所有部位都剧烈疼痛。护士长开门进来,连扶带搀地让他回床。“你怎么能下床!快躺下。我给你拿尿壶”。护士长四十好几了,大坝一开工就在这个工地职工医院工作。李克明认识她丈夫。可她此刻的神色和……去看看

道学家 - 来自《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

1279年元军与南宋的残余舰队海战于广东新会南之崖山。最后元军合围,宋左 丞相陆秀夫负着他所立的帝丙--一个7岁的孩子--赴海死,宋亡。这不仅是一个令 很多孤臣孽子痛哭流涕的日子,这划时代的1279年也给中国文化史上留下了伤心的 一页。一般讲来中国都市物质文化在宋朝时达到突飞猛进的最高潮,兹后就再没有表现 这种杰出的姿态。在科技方面讲,中国的拱桥、建筑之用托架、造船之用舱壁以造成不 透水的船舱、航海之用指南针、踏水轮之船舰、火药、三弓床弩、占仪、水钟和深度钻 地的技术,而极可能的炼钢炉及水力纺织机都已出现于宋……去看看

从霍光到王莽 - 来自《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

霍光于公元前87年受汉武帝遗命以大将军的身分辅助8岁的昭帝,事昭帝13年 。昭帝无后,霍光迎昌邑王刘贺继位,不出一月,因他"昏乱",夺去他的皇帝玺绶, 另迎武帝曾孙刘询登极,是为宣帝。再6年而霍光去世,事在公元前68年。   王莽于公元前一年为大司马(根据习惯至此已有摄政王的声望),也因为哀帝无嗣 ,迎中山王9岁儿子刘街为嗣,是为平帝。他在位5年,相传为王莽毒死。兹后王莽又 立了一个两岁孩子孺子婴继位,他自己以大司马的身分进为安汉公,先"居摄",次为 "假皇帝",至公元9年以"新"代"汉","即真天子位"。他篡位之后也做了14 年多的皇帝,于公元……去看看

第八章 死亡工厂 - 来自《铁血卫队》

●黑衫队的最高精神修道院●希姆莱的名言:“忠诚是我的荣誉”●与其说是作试验,不如说是一种杀人手段第一节 神秘的“遗传研究基金会”1946 年8 月8 日,星期四,是纽伦保国际军事法庭开庭审讯高级战争罪犯的第198 夭。上午开庭时,应庭长要求,一位证人走向栅栏。庭长问他:“他叫什么名字?”“沃尔弗莱姆·西佛斯。”“请你跟着我把这一段誓词重复一遍:‘我在全智全能的上帝面前起誓,我保证讲真话,决不隐瞒,也不捏造。’”这位证人宣誓时,他的眼睛闪出奇异的光芒,他脸上的肌肉好象是凝固了。此时他看到的似乎是另一个世界,而不是眼前正在……去看看

第32节 刘涌案(1)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如果说孙志刚事件给法律人至少留下了一个辉煌的定格(也仅仅是定格), 并且是作为一个整体的形象,似乎代表了人民的呼声,而2003年底的“刘涌案件”刘涌,1960年生,沈阳市人。1995年创办民营企业嘉阳集团,下属公司26家,员工2500人,资产7亿元;以集团为依托,刘涌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聚敛钱财,称霸一方,以商养黑,先后致死致伤的达42人,其中死亡1人,重伤16人。2000年7月被沈阳警方打掉。2001年8月10日辽宁省铁岭市人民检察院向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02年4月17日,辽宁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审……去看看

序言 - 来自《革命的年代》

   2009/10/01
艾瑞克·霍布斯鲍姆  我们在这里把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和同时期发生的(英国)工业革命称为“双元革命”(dualrevolution),本书所追溯的1789-1848年的世界变革,正是从“双元革命”这一意义上着眼。因此,严格地说,本书所陈述的历史既不是一部欧洲史,也不是一部世界史。我在书中对某一国家的陈述(尽管常常显得粗略),是从它在这一时期所感受到的双元革命影响来着眼,那些在这一时期受双元革命影响微不足道的国家,我就略而不谈。因此,读者在书中会发现关于埃及的某些论述,而找不到对日本的评说,对爱尔兰的阐述多于保加利亚,谈拉丁美洲多于非洲。……去看看

第四四章 论误解《圣经》所产生的灵的黑暗 - 来自《利维坦》

除开我在前面已经讨论的神的主权与人的主权以外,圣经中还提到另一种权力,即今世的黑暗的统治者(见《以弗所书》第v章,第12节)的权力,撒旦的王国(见《马太福音》第xii章,第26节)和比西卜的魔鬼的王国(见《马太福音》第ix章,第34节),也就是出现在空中的幽灵的比西卜王国。由于这一原因,撒旦也被称为空中权力的国王(见《以弗所书》第ii章,第2节)。同时由于他统治着今世的黑暗,所以便称为今世的国王(见《约翰福音》第xvi章,第11节)。因此,与信者(光明的子民)相对立,在他统治下的人们,便称为黑暗的子民。由于比西卜是幽灵的国王,他所统治的空气与黑暗中……去看看

第四章 自由主义的衰落 - 来自《极端的年代》

   2009/10/01
第一部 大灾难的年代第四章 自由主义的衰落  纳粹现象超乎理性范围所能分析。其首领以上天之口吻谈世界霸权及毁灭;其政权,以最恶劣的种族仇恨意识为基础;其国家,却是欧洲文化经济最先进的国家之一。然而这样的国家却一心为祸,灭绝5000多万人口,犯下骇人听闻的暴行无数——其恶行之极至,竟以机械化手法屠杀犹太人达数百万众。史家面对奥斯威辛(Auschwitz),只能哑然无语不知从何说起。  ——克肖(Lan Kershaw,pp.3-4)  为祖国、为理想献出生命!……不,光死不足以成事。即使在最前线,杀敌才是第一。……死算不得什么,死并不存在。……去看看

第十四章 反温情 六亲不认 - 来自《阳谋》

如此大规模地抓人斗争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中共似乎轻而易举就做到了。它究竟是怎么「成功」的呢?   当然是靠严密的组织和铁的纪律。反右中,邓小平(当时是中共中央总书记)曾代表中共中央指示全党:「在反右派斗争中,必须像对待党外右派份子一样,一视同仁地对待党内的右派份子。但是,现在还有一些同志,在反对党内的右派份子的斗争中,表现了较严重的温情主义,特别是对一些应该划为右派的老党员更加惋惜、心软、下不了手。这种情绪必须加以克服。」(注1:一九五七年九月二十三日,邓小平在八届三中全会上《关于整风运动的报告》。)   这样,……去看看

第十一章 不惜血本 建立“世界新秩序” - 来自《石油战争》

〖美英政府以邻为壑的金融和外交政策不仅没有解决国内的经济问题,而且使第三世界陷入全面债务危机。为了应对国际国内日益恶化的经济局面,美国又一次把赌注押向了石油——入侵伊拉克。〗【“英国病人”越治病越重】在卡尔·马克思构建阶级斗争的概念之前,英国的自由主义者已经发展了社会的概念,在他们的社会概念中,他们给“上层阶级”和“下层阶级”赋予了特殊的含义。19世纪,以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为代表的自由主义者的自由贸易政策,导致英国在1846年废除了……去看看

第二章 无常 - 来自《西藏生死书》

在地球的任何地方,死亡都可以找得到我们--即使我们就像是在一个可疑和陌生的地方不停地转头设防--如果真有什么方法可以躲避死亡的打击,我将义无反顾--但如果你认为可以幸免一死,那你就错了。   人们来了又离开,来去匆匆,手舞足蹈,却不提一个死字。好得很,可是一旦大限来到--他们自己的死亡,他们的妻子、儿女、朋友的死亡--出其不意地抓着他们,让他们觉醒不过来,一无准备,然后情绪如狂风暴雨般征服他们,让他们哭得死去活来,怒气冲天,伤心欲绝!  如果想开始挣脱死亡对我们的最大宰制,就要采取截然不同的方式,让我们揭开死亡的神秘,让……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