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前言

 《邓小平政治评传》

  在中国出版本人撰写的《邓小平政治评传》既是一件十分荣幸的事,又是多少有点胆怯的事。这本书一是写给那些母语是英语的读者,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对中国尤其对于中国共产党的详细历史还不大了解,再就是写给那些随着传统文化逐渐成长起来的中国读者。中国与西方除了其它方面的不同外,在传记的撰写和历史研究的方法方面也有所不同,所以中国的读者和诸如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的读者比起来,期待的事物是不同的。

  我对邓小平的兴趣不是就他个人而言,而是以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产生的。邓小平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和在中国的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是本书的中心。在某种意义上说,它既是邓小平的传记,也是一部中国共产党的传记,邓小平的个人习惯、爱好和心理状态——比如,他对足球的爱好、打桥牌和勤奋地工作是广为人知的——这些东西之所以重要是由于它们显示了邓对中国改革的某个侧面。在二十世纪的中国领导人中,很少有人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发挥象邓小平这样重要的作用。从少年时代起,邓小平就成为中国共产主义组织的一名早期成员了。邓小平的经历,在很大程度上同中国共产党许多领导人的关系都很密切。毛泽东和周恩来就是这些人中的两位。他们两人在邓小平的政治生涯中起了主要作用。

  从二十年代二十世纪后期开始,领导中国共产党战胜重重困难直到1949年夺得全国最后胜利的许多功绩都应当归功于毛泽东。如果把中国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期以来的经济迅速增长也归功于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是邓小平。

  1994年8月22日是邓小平诞生90周年纪念日,他的女

  儿邓榕说:不能让这个日子平平常常的过去,因为这个日子不仅仅是对他父亲生日的庆贺,而且也是对缔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那一代人的承认。

  在1990年,我写了一本短篇的邓小平传记,已经正式出版了。然而,在这本书上市不久,该书的出版商们却由于一些与本书完全无关的原因而陷入了困境,廉价出售存书后,停止了再版。邓小平90岁的生日为我提供了再版扩编和经过认真斟酌的修订版的好机会。中国朋友的鼓励的支持,比四年前更丰富翔实的资料和有机会利用更长的版本对一些史料进行全面的修订,所有这一切都太诱人了。

  自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和邓小平离休以来,在中国可以得到大量的有关他生活和著作的资料。文献性资料从1989年以来都可以搞到,这一点在这本传记中有所体现。此外,从我上次写的那本邓小平传记的过程中我发现中国的学术界和官员们比以前更愿意接受采访了。在该书的许多地方,他们的谈话已被加注在正文的参考书目中。然而,也有些时候他们提供的是一些笼统而不具体的信息,这些信息仅给人以某种启示,不适于直接引用。我非常感谢那些我曾经访问过并与之谈论中国共产党历史的人们,但同时声明,他们对该书的出版不承担任何政治责任。

  这本书是写给母语是英语的西方读者。我是一个澳大利亚人,这本书的英文版正在英国伦敦出版,将在澳大利亚、欧洲、美国和东南亚发行。本来我可能会改变这本传记的写作方法和某些内容以便使中国读者更容易理解和接受,然而我却没有这样做。这并不是因为我傲慢或者对中国与西方之间的文化差异缺乏了解,我很清楚把这本书展现给中国读者会陷入什么样的困境。然而我希望除了中国读者能从该书中了解一些情况外,这本书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让中国人知道西方学术界有关人士关于中国的政治和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所提出的种种问题。总之,中文版的邓小平传还没被重写或者说没有被明显地修正,其目的恰恰是为了勾通彼此之间的文化差异。我希望中国读者将会欣赏这个观点,原谅我的缺点,喜欢这个真实的原文。

  在该书中读者将会清楚地看到,我对邓小平的学术兴趣与对华北地区特别是抗日战争中的太行山区社会变迁的研究是密切相关的。在过去的几年我一直潜心于这方面的研究。当我最初在中国境外被这个课题吸引时,有关邓小平在太行山区活动的范围和性质大都鲜为人知,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人们甚至就是邓小平的孩子们也认为他们自己,用邓榕的话来说,是“太行山的子弟”。然而我被太行山区一方面惊人的贫困和贫瘠的土地与另一方面跟着共产党干革命的高昂的革命激情所形成的显明对比所吸引。当时邓小平不仅在那个地方,而且在这个充满了显明对比的故事中扮演着重大角色。

  一本书的问世离不开众多热心人的帮助,这本书也不例外。在中国有两个人——太原市政府的翟凤伦和中共山西省委党史研究室的田酉如——在指导我对太行根据史的研究中起了关键的作用和提供了巨大的帮助。在此我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我还要感谢其他许多同事和朋友,他们十分慷慨而且又积极主动地向我提出了许多建议,给了鼓励和帮助,为丰富该书的内容和为使该书得以顺利出版做出了无法估量的贡献,他们是:约翰·克拉克、陈叔平、陈云发、詹姆士·科顿、马克·爱尔文、冯崇义、李锐、瑞雪·墨菲、凯·普恩、格里·塞格尔、费雷德·特韦斯、田酉如、魏宏运、吴安家和尤基。特别是陈顺妍一直是我的支持者和鼓舞者。

  大卫·S·G·古德曼于悉尼科技大学

上一篇:古德曼简介

下一篇:第一章 邓小平,共产主义与革命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卅六 实施方略之五:强化决策执行机制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决策执行机制在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我们在前面的理论分析中已经做了阐述。我们还指出,决策执行机制被破坏还是社会运行变异的主要特征。一般来讲,在一定客观条件已经具备的前提下,要干好一件事,做好一项工作,往往需要两方面的努力:一个是要根据现实条件,确定应该怎样去干,也就是说,要解决方针、政策和办法等决策问题;另一个就是要根据既定的方针、政策和办法,去行动、去实施,也就是说,要解决落实问题。没有方针政策,盲目去干不行;有了方针政策,不去落实不去干也不行。那么现在,我们是缺方针政策呢,还是缺抓落实呢?读者们可以结合自己单位……去看看 

六 福建武夷山 - 来自《黄祸》

面对强大的北军,福建唯一能倚仗的只有地形。望远镜每落上一滴雨滴,一片景物就像融化一般扭曲流动起来。李克明不遮挡雨滴,桩子似地站在毛竹之间,用望远镜看着山下公路。没想到北军有这种装备,照现在的进度,至迟明天一早,北军就能越过这个堵塞段了。眼前的堵塞段原来被认为是最难通过的,整整两公里道路被几十万方从两侧炸塌的山崖埋在底下。北军的工兵几天前企图重新把路面清理出来,那进度一个月能完成就算快的。可是今天,开来了一辆从未见过的特殊车辆。车身很短,几乎是方的,能在狭小的空间灵活转弯。它的发动机吼起来声如雷鸣,巨型……去看看 

附录:历代官制名词简释(上) - 来自《历代职官沿革史》

二画九卿《周礼·冬官·考工记》“匠人”条谈到建筑宫室规模时说:“内有九室,九嫔居之;外有九室,九卿朝焉。九,分其国以为九分,九卿治之。”注云:“六卿三孤为九卿。”此指天官■宰、地官司徒、春官宗伯、夏官司马、秋官司寇、冬官司空以及少师、少傅、少保,合为“九卿”。秦汉通常以奉常(太常)、郎中令(光禄勋)、卫尉、太仆、廷尉、典客(大鸿胪)、宗正、治粟内史(大司农)、少府为九卿,实即中央各机关的总称。北齐改廷尉为大理,少府为大府。魏晋南北朝以后,设尚书分主各部行政,九卿专掌一部分事务,职位较轻。明清有大小九卿之别。明之大九卿……去看看 

第27章 - 来自《至高利益》

王培松点了一句:“早就有人说了,你连新婚夫人都给赵启功送上去了……”   李东方回忆着那晚和赵启功一起喝着五粮液说的话,不太相信赵启功会让陈仲 成这么干,也就不怕王培松生气,明确判断道:“王书记,基于我对赵启功和此事 的了解,赵启功恐怕不会指示陈仲成这么不顾一切地乱来,他还没这么蠢!” 看着王培松熬得疲惫不堪的面孔,李东方觉得说不过去了,这才答应当晚和陈   仲成进行一次谈话,把这事搞搞清楚。   省反贪局的同志为这次谈话进行了精心安排,为了制造一种宽松的气氛,证明 这不是一次审讯,谈话安排在反贪局小会客室,除了李……去看看 

第三章 自然法与衡平 - 来自《古代法(中译本)》

有些法律原则由于固有的优越性而有代替旧有法律的权利,这种理论很早就在罗马国家和英国广泛流行。这一类原则存在于任何制度中,在以前各章中曾被称为“衡平”,像我们立刻就要谈到的,这个名词是罗马法学专家用以称呼法律变化中这种媒介的名称之一(虽然是唯一的一个)。在英国,冠以“衡平”名称的衡平法院,其有关的法律学只能在另一论文中充分讨论。它的组成是极端复杂的,它的资料来自几个不同的渊源。早期的教会大法官曾从“寺院法”中采取了许多原则,这些原则已深深地根植在其结构中。罗马法中可以适用于世俗纠纷的规定远多于“寺……去看看